正文 第八章

推薦閱讀:神都逍遙客女帝風華:傲嬌夫君,請侍寢茅山終極捉鬼人左月月霍寒城我的千年鬼王老婆九陽絕魂惟吾逍遙三界逍遙房東王者榮耀之末世崛起末世神筆

    在簡瑞希和傅時遠打招呼的空隙,王姨她們動作麻利的擺好了餐桌。已經饑腸轆轆的簡瑞希自然第一時間抵達餐廳,她看著滿桌色香味俱全的早餐,剛想夸她們款式豐盛、深得她心,就發現傅總也跟著她來到餐廳了。

    簡瑞希意外的看了他一眼:“Ethan起這么早,也還沒吃早餐嗎?”

    這都快十點了,傅總的習慣應該早吃完飯在上班了吧?

    傅總風度翩翩的幫她拉開了座椅,笑道:“我怕提前吃了你會不高興。”

    簡瑞希當然知道傅總只是開玩笑,不過被優秀的男士恭維總歸是件高興的事,她也不能免俗的露出受用的表情,嘴上還傲嬌道:“我可沒你想得這么小心眼。”

    正在旁邊擺餐具的張姐沒錯過男女主人之間的活動,她笑著插了一句,“傅總是想趁放假陪太太呢。”

    不等兩人說話,整理完的張姐便立刻退下了。干他們這行也是要懂眼色的,傅總和太太之間氣氛這么好,還在打情罵俏,那她們就不該杵在旁邊當電燈泡,這個時候有沒有她們的服務應該無關緊要了。

    果然,張姐走出餐廳時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就看到傅總親自為太太盛了湯,端到太太面前時不知道說了句什么,惹得太太笑顏如花——要是她這會兒還杵在餐桌旁,BOSS恐怕就沒這個展示風度的機會了。

    張姐為自己的機智點贊。

    其實傅總并沒有張姐想象的那么幽默,他只是隨口恭喜了簡瑞希一句:“看來你已經解決了失眠問題?真好。”

    簡瑞希心想,傅總大概想說她在床上睡得跟死豬一樣吧,連枕邊人什么時候上床,什么時候起床,全都一概不知,這可不像是只解決了失眠問題那么簡單。不過她也并不介意,發生這么大的事,自己還能睡得如此安穩,這說明她心理素質極好,說做大事的人。

    換句話說,豪門老公說她睡得香,等于再夸她嘛,簡瑞希笑容燦爛的告訴傅總:“說起來北京還真不錯,你也知道我一直睡眠不好,但不知道為什么,一到北京就睡得可香了。”

    “難怪你總喜歡待在內地呢。”

    傅總并沒有解釋他待在內地是工作而不是喜好的意思,而是溫文爾雅的笑著:“住得慣的話,不妨再多住兩天。”

    這話說得既溫柔又不失客氣,可以說是“至親至疏夫妻”的完美寫照了。簡瑞希卻渾然不在意,在她看來,傅總和傅太太生疏一點才好呢,雖然她接受了傅太太的記憶,但有些習慣和喜好沒辦法一下子改變,正好傅總和傅太太常年分居兩地,對傅太太不似簡家父母和助理那樣了解,她可以在這邊多住幾天,讓自己“轉變”得更自然一些。

    “那我就不客氣了。”簡瑞希笑著應道。

    不過她也沒打算待太長,港城才是傅太太的大本營,她還沒真正體驗過豪門貴婦的生活,等適應了環境,自然要回到真正的主場去浪一把了。畢竟待在豪門老公身邊雖然安全,卻也相當于在頂頭上司的眼皮底下,想干點壞事都放不開手腳了。

    傅時遠沒有“食不言寢不語”的習慣,簡瑞希就更不在意了,兩人有說有笑的吃完飯,起身離開餐廳的時候,簡瑞希才發現草根出身的自己和豪門貴公子的差距——都是休息日,她在家連衣服都懶得換,穿著睡衣披著頭發就到處溜達,而人家傅總哪怕無所事事,依然穿著西裝打著領帶,他還有晨練的習慣,總不能穿著西裝去跑步,可想而知這已經是他今天換的第二套衣服了。

    站在精致講究的傅總旁邊,更襯得她不修邊幅了呢。

    簡瑞希低頭反省了一秒,很快反應過來。不對呀,傅總衣柜里明明也有休閑裝的,總不能買這當擺設吧?于是她機智的問,“待會還有公事?”

    “不能算公事,中午有個飯局而已。”傅時遠如實回答,并且向她發出了邀請,“有興趣一起嗎?”

    簡瑞希想了想,摸著剛吃飽的肚子搖頭道:“算了,飯局什么的我怕吃了消化不良。”傅太太以前也很少陪傅總參加這種小應酬,他們夫妻合體現身,一般都是有媒體盯著的大場合,簡瑞希認為她的拒絕也算符合人設了。

    不過她也發現了,傅太太是個很傳統的女人,夫唱婦隨,記憶中幾乎從來沒拒絕過傅總什么要求——當然了,傅總這種幾乎把紳士風度刻進了骨子里的男人,哪怕對自己的太太,他也從不提過分的要求,傅太太估計也沒什么機會拒絕他。

    簡瑞希也想趁這個機會小小的試一試:假如傅總私底下是“很好,你成功引起了我注意”的那種傳統霸總,她只能向傅太太學習做一個受氣的小媳婦;而他表里如一、實際上也那么溫柔紳士的話,那她可以適當的放飛自我了。

    結果很讓簡瑞希滿意,傅總果然不是那種小器的男人,對于她毫無誠意的理由,傅總依然能溫柔體貼的微笑:“這種飯局確實沒什么意思,那你自己玩吧,晚上一起吃飯。”

    簡瑞希也露出了燦然的笑容:“好啊,不過我晚上想吃火鍋,你能陪我嗎?”

    雖然傅太太不是那種喜歡往火鍋店鉆的接地氣的豪門貴婦,傅總卻依然笑容不變的點頭:“聽你的。”

    一天的行程就這樣安排好了,他們又接著聊了會兒天,差不多到十一點半,傅總才起身,準備去赴約了。簡瑞希依然穿著睡衣,就不方便出門,只好把人送到大門口,目送豪門老公乘車離開后,她才轉身上了樓。

    簡瑞希一個人也能找樂子,她讓張姐幫忙約了會所服務,準備畫個妝,下午去做全身SPA。可惜傅太太在北京沒有放心的美容師,不然直接約上門服務就行了。

    自娛自樂期間,她還跟傅太太的生活助理麗薩通了個電話,當然是麗薩主動打過來的。

    從麗薩為傅太太服務起,她們就幾乎形影不離,小到傅太太的衣食住行、大到交際和私人財產等問題,都是由麗薩在打理。麗薩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了。

    其實傅太太早些年還算獨立自主,大學期間她也曾一個人在國外求學。雖然父母立志于把她打造成名媛,可他們家的經濟條件也就還好,普通的中產家庭,而父母從小花在她身上的教育基金,比如上貴族學校、穿著打扮也要比著那些有錢人家的孩子,這些花費負擔起來已經很吃力了,于是傅太太在英國留學時,除了生活費還算充裕,不用像大部分留學生那樣勤工儉學以外,她跟普通大學生也沒什么兩樣,衣食住行樣樣都要自己處理。

    那個時候傅太太和父母都統一對外宣稱“鍛煉獨立能力”,雖然是冠冕堂皇的借口,但她也的確得到了鍛煉。只是傅太太命好,畢業前夕因緣際會認識了在英國處理公務的傅總,很快確定戀愛關系,畢業不久后就風光嫁入豪門了,不但當起了全職太太,沒多久,母親又為她找來了能干的麗薩當助理,出門又有一批保鏢跟隨,從此傅太太就徹底養尊處優、不食人間煙火了。

    這么些年過去,傅太太當初那點自理能力早就忘光了,麗薩對此相當自信,她確定太太離開了傅總沒問題,離開了她那肯定寸步難行。

    然而現實很快給了她會心一擊,這都第三天了,太太一個人在北京樂不思蜀了是怎么回事?麗薩從第一天的不以為意,到現在已是坐立不安,她終于意識到,原來不是太太離不開她,而是她離不開太太……的錢。

    想想也是,只要有錢,想招什么樣的助理招不到呢?太太要是愿意,一口氣招十個都不成問題,她再能干也只有一雙手,三個臭皮匠還賽過諸葛亮呢,她又不是什么無可取代的人物。

    麗薩轉過彎來以后,就開始不著痕跡的向老板表忠心,她也想來北京陪太太云云。可惜簡瑞希這兩天刷朋友圈刷得很勤快,也愿意回她消息,但就是不肯松口讓她來北京,越來越沒安全感的麗薩終于忍不住打電話來了。

    簡瑞希心情不錯,很快接起了麗薩的電話,正好她也想清點一下傅太太名下的財產,隨口問道:“我名下的財產是誰在打理?”

    聽到對方的回答,簡瑞希嚇得“垂死病中驚坐起”,連她一個三線小明星都請了私人理財顧問,傅太太那么個豪門貴婦竟然毫不在意,只讓生活助理順帶著打理——難道有錢人都這么任性的嗎?

    等到下午,麗薩把她的財務報告發過來,簡瑞希才知道,傅太太原來真的不需要理財——除開傅氏集團的股份分紅,她每個月還有固定的生活費,傅總的副卡也在她手里,就是傳說中“隨便刷、沒上限”的那種卡,加上名下價值數億的不動產,可以說傅太太只需要學會如何花錢就行了。

    當然在花錢的問題上,傅太太也確實很合格了,每月的巨額生活費,到她手里都花光了,標準的月光族,唯一稱得上投資的,就是結婚那年給她媽的公司注資五千萬,到如今,她媽經營的時裝品牌規模越來越大,門店進入了內地各大商場,網店也做得有模有樣,這項投資算是很成功的。

    不過這不是重點,就算娘家的生意倒了,傅太太依然不用擔心,因為等她開始努力造娃以后,豪門公公和婆婆就該化身“散財童子”了,平均生一個孩子獎勵幾個億,傅太太未來還要生三個,那就是十數個億,簡瑞希羨慕的眼睛都紅了。

    可惜現在她成了傅太太,造娃是不可能了,這十幾個億她也無福消受了,可是好不容易成了豪門貴婦,還沒來得及享受,簡瑞希也不甘心就此降低生活標準,想想看還是要想想怎么開源,她現在有錢有地位有人脈,想投資應該不難吧?

    首先要請一個專業的理財師。

    盡管麗薩信誓旦旦說她也是學金融的,簡瑞希卻是半信半疑,因為在傅太太的記憶里,麗薩是因為相當稱職的“保姆”,基本上只照顧她的生活瑣事,還沒見過她在金融領域大展拳腳呢。再說麗薩再厲害,比得上傅總身邊的精英嗎?

    ——沒錯,簡瑞希盯上傅總了。她想傅太太那點個人資產,跟傅總比起來應該是小巫見大巫了,傅總工作就忙成狗,私人財產多半也是交給專業的團隊打理。

    而她這兩天接觸下來,對傅總的性格和品質也有一些把握,相處方式也有點像朋友了,等到時機成熟,她再向傅總借理財團隊用一用,想來他應該不會拒絕。

    簡瑞希有了主意,做SPA期間接到傅總喝下午茶的邀請,她自然一口答應了,“地址在哪兒?我這邊結束就過去。”

    傅總依然是那么體貼:“是不是快結束了?我過來接你吧。”

    簡瑞希也不同他客氣,笑瞇瞇的點頭:“好啊。”

    掛了電話,簡瑞希舒服的躺回美容床。項目是從頭做到腳的,做臉的時候美容師幫她卸了妝洗過臉,知道簡瑞希接下來有安排,也不用她多說,對方又仔細的為她上了妝。

    徹底結束,是比預計的多花了點時間,但是她們的技術也比專業的化妝師也差不了多少,簡瑞希看著鏡子里容光煥發的自己,非常滿意的點了頭,拎著包裊裊婷婷的離開會所。

    傅總已經在車上等了小一刻鐘,到還是耐心十足,見她上來還夸了一句“光彩照人”。

    簡瑞希有心跟他套近乎,于是開啟了商業互吹模式:“和傅總出門,不認真準備豈不是讓您很沒面子?”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cc

本文網址:http://www.ukxdzc.live/xs/11/11405/671042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ukxdzc.live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福彩双色球走势图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