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推薦閱讀:厲少愛妻成癮貼身戰王全能護花強衛寇思思溫遲言異族大陸閃婚總裁太纏人龍骨刀帝山野刁民爹地不乖,媽咪要離婚姜如雪邵欽寒

    喝茶的地點離美容會所不遠,只是周末路上車比較多,所以開了足足半個小時,簡瑞希跟著傅總下了,才發現傅總還真沒打折扣,說喝下午茶,就是真的喝茶——他帶她來了老北京有名的茶館。

    站在仿古建筑的大門前,簡瑞希不用抬頭看牌匾,都知道他們要喝的是什么性質的茶,雖然剛開始有些意外,不過想想傅總平時也有點老干部作風——不是老干部也不會沒事在家里看報紙了。簡瑞希也就不覺得奇怪了,挽著傅總的手進了大門。

    進入茶館以后,又讓簡瑞希開了回眼界,8012年,竟然還有這么復古的茶館,跑堂踮著腳跑過來招呼“兩位客倌里邊請”,里邊此刻鬧哄哄的,大堂都是經典的方桌木椅,大部分座都有客了,客人們嗑著瓜子喝著茶,更精彩的是中間的舞臺上,正咿咿呀呀唱著京劇。

    簡瑞希算不上票友,但也覺得挺新鮮有趣,所以傅總很接地氣坐在大堂,她也沒有異議,兩個人一壺熱茶,又配了幾疊中式糕點,欣賞起舞臺上的表演。

    席間,簡瑞希也不忘打趣傅總會享受,這么傳統又接地氣的茶館都能被他找到,想來沒少在這里消磨時光。傅總卻笑著搖頭,伸出兩個手指,表示他也是第二次來。

    簡瑞希一臉不信,看他熟門熟路的樣子,明顯是老司,啊不,老顧客了。不過聽到傅總略帶感慨的說“只能約她來喝茶”時,簡瑞希倒有些理解了——大概跟她約他火鍋是一樣的心理,她當然知道,和傅總吃飯應該選西餐廳等高大上的地方,這樣更有氣氛也更符合他們的身份。

    然而作為一個骨灰級火鍋愛好者,簡瑞希平時就忍得很辛苦了,好不容易不用上鏡,可以稍微放縱一兩次,她已經迫不及待想去涮火鍋了。

    更重要的是,火鍋在簡瑞希心里是神圣的食物——一個人吃太孤單,涮起來沒滋沒味,必須跟小伙伴搶著吃才算滿足。可是翻一翻傅太太的朋友圈,不是貴婦就是名媛,哪個能不顧形象的陪她涮火鍋?

    思來想去,就只有傅總勉強能當簡瑞希的小伙伴了,因為他們還算合拍,彼此的話題都能接得上,吃火鍋的時候想來也不至于無話可說。所以簡瑞希打算趁著她還在北京,得讓傅總多陪她涮幾次火鍋。

    傅總約她來喝茶應該是同樣的心情,畢竟這么熱鬧的茶館,他獨自坐在其中也太孤零零了,顯得格外可憐呢;若是約同事或生意場上的朋友,彼此間的交往本身就帶著功利性質,那又跟應酬差不多,還談什么放松?

    這么一想,豪門也有豪門的煩惱呢。

    簡瑞希無病呻吟了一通,但大致還是高興的,畢竟傅總能想到帶她來茶館消遣,說明他對她的印象也不錯,看來她的想法沒有錯,跟傅總做一對表面秀恩愛、實際上相敬如賓的豪門夫妻,還不如做好朋友來得實惠。

    有了下午茶的鋪墊,晚上的火鍋簡瑞希也吃得很盡興,上午約定時,她還擔心跟傅總吃火鍋會不會是個錯誤決定,讓自己消化不良什么,現在就理直氣壯了——她頂多算禮尚往來嘛。

    吃完飯,他們就準備回家了,因為“約會”時間沒帶保鏢,傅總親自開車,簡瑞希當然是坐進了副駕駛,見氣氛還好,她順勢聊起了兒子的話題。

    “你平時都什么時間跟Jayce聯系?”簡瑞希狀似無意的道,“昨晚本來想跟他視頻電話,結果是媽媽接的電話,她說Jayce還在上課——我還以為他已經放學了呢,是不是很不稱職?”

    當然了,傅太太不稱職是真的,不代表傅夫人就沒有責任,昨天簡瑞希是真打算跟Jayce小朋友聯絡感情來著,傅夫人卻在電話中左顧言他,不肯說一個具體時間,擺明了不愿意看她聯系小朋友。

    如果是傅太太在這兒,恐怕又一次被婆婆忽悠過去了。

    簡瑞希就不明白了,傅夫人若真為小家伙好,難道會不知道家庭關系對小孩的性格影響很大嗎?不過她也清楚,傅太太不跟豪門婆婆起正面沖突是正確的,娘家都靠著傅家的提攜才勉強激進港城富豪之列,門不當戶不對也只能捏著鼻子認了。

    好在傅總三觀挺正的。昨天他們關于孩子的話題中,簡瑞希多少猜到他和他父母的不同,傅夫人他們大概覺得給孩子提供好的教育就行了,家庭幸福與否不那么重要,也可能是他們對幸福的定義和普通人不一樣;而傅總本人,應該還是比較看重親子關系,她現在想跟Jayce修復母子關系,算是跟上了他的腳步,想來他會支持才對。

    果然,傅時遠聽完她的話,毫不藏私的指點道:“他每天差不多這個時間練琴,你可以八點到九點之間約他,睡覺前的一個小時,是Jayce固定的游戲時間。”

    豪門繼承人可真不容易,簡瑞希無限感慨,一邊問:“他還沒上小學呢,每天也要上這么多課?”

    傅時遠彎了彎唇,笑容多少有些欣慰且自豪,“都是他自己感興趣的。”

    “我小時候可沒這么好學,只學個鋼琴都要死要活的。”簡瑞希適時的捧道,“看來是你的基因比較好。”

    簡瑞希出道以前唯一的才藝,就是小時候在少年宮學過鋼琴,比較巧的是傅太太也從小練鋼琴,并且大學也是藝術專業,主修鋼琴;相比于她,傅總就更加多才多藝了,總結來說就是琴棋書畫都會,不過琴是指小提琴和鋼琴,畫是油畫,除此之外,他還精通英法日三門外語,簡直神一般的存在,簡瑞希夸得真心實意。

    傅總謙遜地道:“Jayce比我小時候懂事多了。”

    自家孩子總是最棒的。簡瑞希理解的點頭,又問:“不過今天周六,他總該有空閑了吧?”

    傅時遠看了眼時間,說:“等我們到家,他差不多也該閑下來了。”

    “那回去給他電話?”

    傅時遠點頭,簡瑞希“得寸進尺”的安排道:“你先打給他,我到時候從你背后出現,給Jayce一個驚喜。”

    簡瑞希暗想,這就叫“上有政策,下有對策”,豪門婆婆防賊似的盯著她,肯定想不到傅總會幫她暗渡陳倉吧?

    果然回到家,傅時遠跟Jayce連上視頻后,正陪著小朋友玩耍的阿姨很貼心的起身離開了,一看就是在給他們父子制造機會。

    簡瑞希適時的湊上去,看到屏幕里那張可愛到爆的小臉蛋后,她內心突然一陣激蕩,轉頭,一臉夢幻的跟傅總感嘆道:“我兒子真帥……我的基因可真好啊。”

    傅時遠:……

    半個小時前,你好像還不是這么說的?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cc

本文網址:http://www.ukxdzc.live/xs/11/11405/671042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ukxdzc.live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福彩双色球走势图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