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 > 軍史小說 > 水滸逐鹿傳 > 正文 第八十五章 吃人嘴軟,拿人手短

正文 第八十五章 吃人嘴軟,拿人手短

推薦閱讀:茅山終極捉鬼人左月月霍寒城我的千年鬼王老婆九陽絕魂惟吾逍遙三界逍遙房東王者榮耀之末世崛起末世神筆重生英雄聯盟世界我的女友是王母

    …

    東京甲仗庫對面的酒樓中。

    湯隆和凌振等了很久才等來了一個大腹便便肥頭大耳的青年。

    一見青年進來,凌振立即起身為湯隆引薦:“義兄,這位便是我跟義兄說的梁正使梁衙內,我的頂頭上司,隱相螟蛉之子,蘇大學士之孫。”

    據說,蘇軾遠謫之時,將家中侍婢送與梁氏友人,不足月而生梁師成,所以梁師成自稱“蘇軾出子”、“蘇氏遺體”。

    梁師成如此說法并未遭到蘇家的否認。

    也算是坐實了梁師成是蘇軾之子一說。

    而梁師成顧及兄弟情誼,甚至對家中帳房說:“凡小蘇學士用錢,一萬貫以下,不必告我,照付就是。”

    蘇軾的文章被禁,在民間的都被毀去,梁師成向宋徽宗訴委屈說:“我的先輩有何罪?”,此后蘇軾的文章才慢慢流行。

    所以,凌振才說梁師成的干兒子是蘇軾之孫。

    湯隆趕緊拜見道:“久仰衙內大名!”

    梁衙內不耐煩說:“我一會還有事,直接說正題,你二人找我做甚?”

    湯隆聽言道:“我家主人想跟衙內買批兵甲回去護院,不知可否?”

    聽說是買兵甲的,梁衙內才提興趣道:“要多少?”

    湯隆將之前想好的數字說了出來:“鐵甲二百、皮甲五百、紙甲一千,可否?”

    梁衙內眼中一亮!

    不過,梁衙內很快就掩飾住他的真實情緒,道:“坐下說。”

    湯隆聽言,連忙請梁衙內坐下。

    坐下后,梁衙內問:“你家主人是誰?”

    湯隆含含糊糊道:“京東西路的一個員外。”

    梁衙內并未深究,而是笑說:“京東西路可是個好地方,那里土匪強人幾百伙,還有大莊無數。”

    湯隆一聽,立即戒備起來!

    梁衙內向下壓了壓手,道:“休要緊張,我對抓你不感興趣,我感興趣的錢銀。”

    見湯隆仍在戒備,梁衙內搖搖頭,道:“恁地膽小,如何做得大事?”

    湯隆一拱手,道:“衙內還請明言。”

    梁衙內懶得跟湯隆兜圈子,道:“我父監修明堂有功,不日將任護國、鎮東、河東三節度使,我亦得隨他去上任幫應,恁地時,便要卸去這甲仗軍正使之職,甲仗庫內還有一千鐵甲、兩千皮甲、五千紙甲,長短兵器近萬,你若出得起錢銀,我便將它們都賣于你,如何?”

    “這……”

    梁衙內又道:“你如果按市價買去這些兵甲,我還可以賣一批戰馬給你。”

    說這話的時候,梁衙內一直在看湯隆的反應。

    見湯隆并沒有露出吃不下這么多東西的意思,只是懷疑此次交易的真實性,梁衙內心下大喜!

    湯隆想了想,道:“這許多東西,我如何帶走?”

    梁衙內笑說:“可雇船離去,只要你付足定金,我會讓人將兵甲包括馬匹送去你們指定之地,然后錢貨兩清。”

    湯隆道:“如今開封府在戒嚴……”

    梁衙內“哈哈”一笑,道:“區區幾張路引而已,又有何難,我一力去辦……只是這價格嘛,卻半分不能便宜。”

    此等大事,湯隆自然不能做主。

    湯隆道:“衙內容我考慮一日,明日再定,如何?”

    梁衙內也知道,這么大一筆交易,湯隆這個使應之人不可能定,道:“靜候佳音。”

    言畢,梁衙內就離開了。

    送走了梁衙內,湯隆和凌振又返回酒樓。

    坐下后,湯隆開始思索梁衙內說這些話的真實性……

    凌振盯著湯隆看了一會,道:“義兄,你老實說與我聽,你到底是何人?”

    湯隆一怔,隨即笑道:“我是湯隆啊,金錢豹子湯隆,原來是鐵匠。”

    凌振道:“義兄休要說笑,你到底是何身份,怎會買這許多兵甲?”

    湯隆覺得火候差不多了,也是時候跟凌振攤牌了,便道:“我現在嘛,是水泊梁山監造軍甲的頭領,這次來京就是為山上招募匠人和買兵甲的,你幫我顧倩的那些匠人,此時已悉數到我梁山泊了。”

    “你害苦我也!”凌振又驚又怒!

    原來,湯隆上京之前,李衍就交給他一個任務——賺天下第一炮手凌振上山。

    因此,一來到開封府,湯隆便托朋友認識了凌振。

    在那之后,湯隆隔三差五就宴請凌振,偶爾還會帶凌振去青樓逛一逛。

    沒過多久,在湯隆的提議下,凌振就與湯隆義結金蘭。

    湯隆跟凌振說,他是濟州府李家莊的總管,此次來京,是招募匠人和買兵甲的。

    此時的大宋境內有很多像祝家莊、顧家莊、李家莊、風云莊那樣家族式的黑幫,他們有白道身份掩護,有良好的政商關系,另外他們也屯私兵。

    既屯私兵,自然就得買兵甲。

    在甲仗庫當差的凌振早就見怪不怪了。

    甲仗庫副使炮手是個閑差,除了逢年過節放放禮炮,凌振也沒有其它事做,便主動幫湯隆招攬匠人買兵器,畢竟,吃人嘴軟,拿人手短。

    前前后后,凌振仗著地熟人熟一共幫湯隆招攬了幾十戶匠人,再加上湯隆自己招攬的,這幾個月時間,兩人已經送一百五十多戶匠人去了水泊梁山,另外凌振還幫湯隆買了上千兵甲,這些兵甲現在也已經跟著那些匠人返回水泊梁山。

    前幾日,凌振的老父過大壽,湯隆給老人家鑄了尊三斤重的金佛。

    凌振既長臉面,又有些過意不去,這才厚著臉皮給湯隆介紹了他的頂頭上司梁衙內,想要還了湯隆的這人情。

    不想,湯隆的胃口竟如此之大,要上萬兵甲!

    什么樣的莊子需要這么多兵甲?

    如果這還看不出湯隆有問題,那凌振也白白活了這三十余年。

    所以,凌振才盤問起湯隆的身份來,才知道湯隆是水泊梁山的賊寇。

    湯隆道:“我料那梁衙內必不會親自與我等交易,它日,就算這宗交易被查出來,也捎不到他,自有人為他開脫,而兄弟你沒有梁相公那樣的權貴照拂,又是這大宗買賣的牽線之人,一旦出事,怕是難逃身死誅家,甚至有可能為那梁衙內頂缸……兄弟,我看你那放禮炮的小官也別干了,干脆舉家跟我上山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替天行道吧……”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cc

本文網址:http://www.ukxdzc.live/xs/11/11408/671307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ukxdzc.live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福彩双色球走势图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