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 > 軍史小說 > 水滸逐鹿傳 >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水滸里最不幸的女人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水滸里最不幸的女人

推薦閱讀:神都逍遙客茅山終極捉鬼人左月月霍寒城我的千年鬼王老婆九陽絕魂惟吾逍遙三界逍遙房東王者榮耀之末世崛起末世神筆重生英雄聯盟世界

    …

    “啪!”

    一聲脆響過后,花榮的弓干已被那箭劈碎!

    再看與射碎花榮弓干那一箭幾乎一同射到花榮胸口的一箭,卻是落在了遠處的草地上——這箭也未能射中花榮,它擦著花榮的身體飛了出去!

    不過!

    花榮卻將弓扔到一旁,道:“娘子箭法高絕,花榮認輸。”

    原來,花榮之所以能躲開陳麗卿的第二箭,是因為花榮的腳動了,否則他必中陳麗卿這一箭,而二人之前定好了,腳不許動,所以,單以輸贏而論,花榮的確是輸了。

    李衍上前道:“花榮兄弟無需在意,她是使詐,否則贏不了兄弟。”

    花榮搖頭道:“兵不厭詐,娘子確是勝過了花某。”,然后花榮沖李衍和陳麗卿一拱手,道:“請教二位高姓大名。”

    李衍抱拳還禮,“在下姓李名衍,她是我的小妾陳麗卿。”

    聽了李衍的大名,花榮先是一怔,隨即問道:“哥哥可是水泊梁山的至尊寶?”

    李衍道:“正是在下。”

    花榮一拜在地,道:“時常聽人說起哥哥仗義舍遮,恨不能相識,今日天賜,幸得哥哥到此,相見一面,大慰平生!”

    李衍連忙將花榮扶起,道:“兄弟恁地客氣作甚,我亦無三頭六臂,哪得兄弟這般牽掛!”

    花榮直起身來,然后說道:“哥哥有所不知,小弟生平只佩服兩人,一人便是那鄆城及時雨宋公明哥哥,幾年前小弟有幸與宋公明哥哥見上一面,被他的氣度折服,與他結拜,至今常常念想于他,另一人便是哥哥,若不是被這芝麻綠豆大的小官所束,小弟早就跑去梁山泊拜見哥哥了!”

    花榮正直、忠心、重情重義,為人肝膽相照,甘心為朋友赴湯蹈火,且萬夫不當之勇,絕對是當手下最好的人選之一。

    不過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花榮是一個狂熱的追星族。

    花榮追的要是自己這棵“星”,也就罷了,問題是,花榮追的是宋三黑子那棵“星”,而且現在已經成了宋三黑子的忠實粉絲,這就有點不好辦了。

    “走一步說一步吧。”李衍心道。

    李衍隨后說道:“兄弟愿意來梁山泊,我掃榻歡迎。”

    李衍很希望花榮能納頭便拜,然后跟自己回水泊梁山,再然后向對宋江一樣對自己。

    可惜!

    愿望是豐滿的,現實卻是骨感的!

    花榮道:“待我能走開時,一定去梁山泊找哥哥耍幾日。”

    聽了花榮的回答,李衍怎么會不知道還未走投無路的花榮不想跟自己干?

    其實想想也是,如果能過得下去,又有幾個人愿意好好的日子不過去當見不得光的強人?

    花榮突然想起她妹妹花寶燕,然后沖花寶燕喊道:“妹妹快過來見過李衍哥哥!”

    聽了花榮對綠衣少女的稱呼,李衍一下子就知道綠衣少女是誰了。

    得知綠衣少女是花榮的妹妹花寶燕,李衍不禁暗自一嘆!

    誰是水滸里最不幸的女人?

    不是扈三娘,而是花寶燕。

    有一個花榮這樣的哥哥,花寶燕起初應該是深感自豪的。

    花榮英俊不凡,武藝了得,又前途光明。

    有這樣的哥哥,花寶燕本應該找一個門當戶對的男子結成夫妻,而且婚后基本上不會受到欺負,為啥,因為哥哥夠厲害。

    可這一切的一切都因為一個叫“宋江”的人出現而發生改變。

    花榮對宋江的尊敬,使花榮變成了宋江最忠實的信徒,花榮甚至把宋江當成神供著。

    而宋江也老實不客氣的慷花榮之慨將花寶燕當成了一個籌碼補償給了秦明,絲毫沒有顧忌花寶燕的意愿,甚至都沒有顧及花榮的意愿。

    秦明性如烈火,點火就著,元配、兒子尸骨未寒,便忘卻了痛苦為仇人賣命拼殺,必是一個薄情寡義之人,花寶燕跟他在一起能幸福?

    這也就罷了,問題是,秦明還是一個短命鬼,沒兩年就死了。

    后來,就連花榮也追隨宋江而去。

    臨了花寶燕也沒有子女,因此她接下來的人生也可想而知。

    所以說,花寶燕才是水滸里最不幸的女人。

    聽花榮喊她,花寶燕遲疑了一下,然后輕踩蓮步向李衍和花榮走來。

    來到花榮身邊,抬眼看了李衍那方正的臉一眼,花寶燕的心就“突突空”的跳個不停,臉也是一紅——她又想起了剛剛李衍抱著她迎敵的那一幕幕!

    好在!

    花寶燕的臉上罩著面紗,這才不至于暴露出花寶燕的真實想法!

    花寶燕沖李衍盈盈一拜,然后用堪比黃鶯的聲音說道:“奴家謝過兄長的救命之思!”

    李衍虛扶了花寶燕一下,道:“小娘子莫要客氣,我與你兄神交已久,救你是理所應當。”

    花寶燕聽言,又一拜,然后起身退到了一旁安安靜靜的站定,沒再言語,可見她的確像宋江所說的那樣甚是賢慧。

    不過誰也沒注意到,看似平靜沉穩的花寶燕其實一直都在偷偷打量著李衍。

    花榮問:“哥哥怎么會來清風鎮?”

    李衍道:“路過清風鎮,想到兄弟就在此間,便想來見見兄弟。”

    聽李衍說是來見他的,花榮既榮幸又高興,道:“那哥哥為何不去清風寨找小弟?”

    李衍沒有隱瞞,將高衙內怎么看上林娘子,高俅為了讓高衙內得到林娘子怎么陷害林沖,林沖怎么走投無路上了水泊梁山,自己等人去東京汴梁幫林沖取林娘子父女回山與林沖團聚,怎么在茶樓碰到高衙內欺辱良善,自己等人怎么懲治高衙內,剛剛在衙門的八字墻上看到高俅正通緝自己等人,等等,全都跟花榮說了。

    花榮聽后,義憤填膺,道:“他父子全都該剮!大宋就是因為被這些奸人所把持,才恁地烏煙瘴氣!”

    李衍沒接花榮這個話茬,因為在李衍看來,現在之所以烏煙瘴氣,不怨高俅他們那些奸臣,而怨任用高俅等奸臣的昏君趙佶。

    發了一通牢騷之后,花榮道:“它地花榮不敢狂言,在清風寨,哥哥盡可無憂,哥哥務必在小寨住上幾日,也好讓小弟盡一盡地主之誼。”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cc

本文網址:http://www.ukxdzc.live/xs/11/11408/671311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ukxdzc.live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福彩双色球走势图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