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 > 軍史小說 > 水滸逐鹿傳 > 正文 第七百一十四章 郎有情來妾有意(求訂閱!)

正文 第七百一十四章 郎有情來妾有意(求訂閱!)

推薦閱讀:葉朝歌衛韞我的艷鬼丈夫免費全文都市之王者歸來恣妄欸!其實我喜歡你!一念初見替嫁王妃想和離豪門妻約:前夫別亂來王妃每天都要哄陸楓盛珉鷗

    …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李清照聽罷,眼睛就是一亮,贊道:“好詩!”

    細品了品,李清照道:“作出此詩之人,必是一個有故事之人……只可惜,此詩沒有下闋。”

    見李清照對李衍“作”的這半首詩感興趣,折月秀與有榮焉道:“這是我家老爺作的詩,他跟姐姐你可能是舊識。”

    一見折月秀的樣子,李清照就知道之前是她想差了,“那人與月秀妹妹應該是郎有情來妾有意。”

    不過——

    李清照不記得她曾見過李衍,她心道:“此人的氣質那么特殊,我若見過他,不可能忘記。”

    李清照又心道:“可這半首詩……整天都在尋覓一切清冷慘淡,我不由感到極度的哀傷凄涼。乍暖還寒的秋季最難以調養。飲三杯兩盞淡酒怎能抵御它、傍晚之時來的冷風吹的緊急。向南避寒的大雁已飛過去了,傷心的是卻是原來的舊日相識……”

    想著想著,李清照想起了自家的事。

    跟趙明誠成親之初,李清照也曾快樂過一段時間。

    那時真是鸞鳳和鳴。

    可沒過多久,李清照與趙明誠就變得“疏遠”了起來。

    李清照總結一下,原因應該有六:

    一、兩人成親不久,宋朝廷內部激烈的新舊黨爭就把李家卷了進去,李清照的父李格非被列入元祐黨籍,進而被勒令不得在京城任職,其時被列黨籍者有十七人,而李格非名在第五,被罷提點京東路刑獄之職,后來,李清照也被卷入其中,李清照與趙明誠這對原本恩愛的夫妻,那時不僅面臨被拆散的危險,而且偌大的汴京已經沒有了李清照的立足之地,最張李清照不得不只身離京回到原籍,去投奔先行被遣歸的家人,李清照與趙明誠勞燕分飛。

    二、等李清照和趙明誠再聚,沒過多久,趙家又被卷入黨爭之中,趙明誠因此失了官,兩人之后在后屏居鄉里,那時,趙明誠迷戀上了文物古董,經常要出門尋訪文物古董,游山玩水,一年有大半時間不在家。

    三,同樣是那時,趙明誠就算不外出,也整天和李清照在一起校對古書,以至于家里的桌椅、座席上都是書本,這就導致他們夫婦倆成了學術研究的同事,而李清照的才學又太高了,慢慢的,趙明誠不僅很敬佩服李清照的才學,甚至開始尊敬起李清照來,結果,李清照不禁成了趙明誠的“哥兒們”,還成了趙明誠成的“老師”,趙明誠對李清照越來越沒有非分之想,兩人從那時起實際上就變成了有敬無性的一對柏拉圖,用“相敬如賓”來形容也可以。

    四,再后來,趙明誠一黨復又得勢,趙明誠出門做州縣官,不過,也不知道為甚么,趙明誠并沒有把李清照接到身邊。

    五、趙明誠另有新歡——趙明誠在李清照這里不敢動男女之愛的念頭,可他并非無愛,所以,趙明誠先后納了好幾房妾,對此,李清照其實很嫉妒,只是她自持身份,不好表現出來,再者說,趙明誠雖然不碰她,但也沒有拋棄她,對她,趙明誠比對自己老娘都尊敬。

    (這并不是在黑趙明誠,而是真有其事,趙明誠生前友人洪邁就是這樣說的:“東武趙明誠……妻易安居士,平生與之同志。”,而李清照也不只一次做詩暗示趙明誠因新歡而冷落她了。)

    六、趙明誠不行,無法生育——也不知怎么的,趙明誠那方面很不行,不僅僅是李清照,他的一眾小妾,也無一人為他生下一男半女。

    (這也不是黑趙明誠,趙明誠的確無法生育——趙明誠一生妻妾不少,可無一人為他生下一兒半女,這可能也是趙明誠跟李清照成為同志冷落李清照的原因之一。)

    無愛,沒有子嗣,是李清照此生最大的兩個遺憾。

    不過——

    雖然趙明誠跟李清照過著有名無實的夫妻,也沒能幫李清照達成生下一兒半女的心愿,可趙明誠畢竟沒有拋棄李清照,而且還很尊敬李清照,再者,這個時代講究出嫁從夫。

    所以,感覺到趙明誠可能不會再回來了之后,李清照還是義無反顧的千里尋夫去找趙明誠。

    如今,聽了李衍“作”的這半首《聲聲慢》,李清照的傷心往事一下子就被勾了起來。

    沉默了一會,李清照道:“還請妹妹為我引薦你家老爺。”——到底是李清照,就是比這個時代的絕大多數女人要灑脫。

    折月秀聽言,趕緊帶李清照去見李衍。

    李衍和李清照一見面,都是一怔!

    李衍是詫異李清照的年輕——李衍雖然不知道李清照的具體年紀,但李清照應該比李衍大上那么二三歲,甚至是四五歲,可讓李衍沒想到的是,這李清照看著竟然比他還要年輕一點,儼然是一個二十出頭的美少婦。

    而李清照差異的是李衍的俊朗——身軀凜凜,相貌堂堂,鬢若刀裁,眉如墨畫,真真是風流倜儻,而最讓李清照注目的就是李衍的雙眸,明亮,深邃,仿佛擁有無盡的智慧。

    李清照暗道:“難怪會將月秀這丫頭迷得神魂顛倒,連禮義廉恥都不顧!”

    不待李衍說話,李清照就張口道:“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然后又道:“這位相公請了,不知民女對得下闋可還算工整?”

    其實——

    這就是一個大烏龍。

    剛剛李衍之所以吟誦那半闋《聲聲慢》,就是想證明他知道李清照這個人,并沒有想過這首詩其實是李清照幾年后所做,結果,陰差陽錯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不過——

    這也證明了,眼前的女人的確是李清照。

    現如今,已經沒有甚么能讓臉皮早已經練出來了的李衍尷尬的事了,哪怕是假李鬼碰到了真李逵。

    李衍很自然的拍拍手,同時贊道:“真不愧是李大家,這么短時間就能將我這首殘詩對得如此工整,如此富有深意!”

    言畢,李衍微微施了一禮,道:“正式認識一下,我姓李,與李大家是本家,李大家如果愿意,可以叫我‘老李’。”

    ……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cc

本文網址:http://www.ukxdzc.live/xs/11/11408/671424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ukxdzc.live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福彩双色球走势图浙江